<i id='h4y0'><div id='h4y0'><ins id='h4y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h4y0'><strong id='h4y0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ns id='h4y0'></ins>

      <span id='h4y0'></span>

      <i id='h4y0'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h4y0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h4y0'><em id='h4y0'></em><td id='h4y0'><div id='h4y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4y0'><big id='h4y0'><big id='h4y0'></big><legend id='h4y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tr id='h4y0'><strong id='h4y0'></strong><small id='h4y0'></small><button id='h4y0'></button><li id='h4y0'><noscript id='h4y0'><big id='h4y0'></big><dt id='h4y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4y0'><table id='h4y0'><blockquote id='h4y0'><tbody id='h4y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4y0'></u><kbd id='h4y0'><kbd id='h4y0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dl id='h4y0'></dl>
          1. 畜禽目录征求意见截止,一封给部长的信函最后发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欧美人体
              農業農村部就《國傢畜禽遺傳資源目錄(征求意見稿)》(下稱《畜禽目錄》)公開征求意見,昨日(5月8日)截止。     就在征求意見截止的最後一天,集納瞭流行病學、醫學、生物學、動物學等領域多傢中外機構專傢意見的信函,直接寄給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。該信函呼籲,不忘新冠病毒(COVID-19)和野生動物貿易的關聯,防止危害公眾健康的風險,將所有野生動物物種從《畜禽目錄》中移除,呼籲永久禁止對野生動物進行集約化養殖,特別是4種作為毛皮動物養殖的非食用動物。     這些機構包括中國綠發會行動亞洲基金、中山大學公共衛生學院、山東大學動物保護研究中心等。     專傢們在致函農業農村部部長的信函中表示,《畜禽目錄》的解釋性說明裡提到:“畜禽是指經過人類長期馴化和選育而成的傢養動物。”但必須立足科學從生物學物種方面給以明確區分,被關性生活圖片在籠子裡繁殖的野生動物是圈養的野生動物,而不是馴養的動物。水貂、銀狐、藍狐、貉等毛皮動物,並沒有被馴化,僅僅是被圈養繁殖。     研究發現,集約化養殖從動物傳染給人類的疾病包括中東呼吸綜合征(MERS)、埃博拉(Ebola virus)、非典(SARS)、禽流感(Avian Flu)、豬流感(Swine Flu)和艾滋病毒(HIV)等。在新冠病毒(COVID-19)出現之前,貂被認為是導致病毒溢出的疫病蓄水池。     大部分的病毒傳播發生在養殖場的階段,毛皮動物養殖、制皮等過程是疫病傳播的大隱患。攝影/章軻     “社交距離,應首先實現隔離人類和野生動物的接觸。”國際野生動物保護專傢芭芭拉·馬斯(Barbara Maas)博士表示,野生動物在棲息地組成相對穩定的區域生態平衡,它們彼此之間形成瞭支持和約束的關系,細菌和病毒也在其中起著平衡的作用。     芭芭拉·馬斯說,通常野生動物不會跨越棲息地對外部產生影響,但人類針對野生動物的商業利用活動,導致野生動物可以互相接觸到本不該接觸到的東西,就會導致病毒有可能進行重組突破。“就好像給瞭病毒在全球旅行飛來飛去的機票一樣,從一個大洲到另外一個大洲,所以這是很不幸的。”     數據分析師張曉紅介紹,大部分的病毒傳播發生在養殖場的階段,野生動物被允許飼養依舊是疫病傳播的大隱患。     對於工廠化的皮草養殖與利用風險問題,中國綠發會行動亞洲專項基金管委會執行主任、行動亞洲創辦人蘇佩芬認為,隻談禁食而忽視毛皮動物等野生動物養殖,恐使得大流行病防控願望落空。“最讓我們擔憂的是,在法律上存在一個很大的漏洞,每年成千上百萬隻皮草動物被剝皮之後,它們的肉去哪裡瞭?”     中國流行病學專傢、中山大學健康中心主任陸傢海表示,狐、貉子、水貂的規模化養殖存在生物安全問題。他舉例說,在皮毛制作傢庭入侵在線觀看完整版電影過程中,炭疽容易形成芽孢,能導致人的炭疽疾病發生。     山東大學副教授、動物保護研究中心主任郭鵬介紹,集約化馴養鹿給人們帶來人畜共患病的風險,特別是養殖場提供新鮮的鹿心血、鹿茸血及鹿胎做為食用。     《畜禽目錄》中的野生動物,除瞭狐貍、水貂、貉,還包括梅花鹿、野鴨、野雞、鴕鳥、鴯鶓、美洲鴕以及兩棲類和爬行類動物(後兩類動物不應歸入水生 )。對此,上述專傢們認為,所有的野生動物都應從《畜禽目錄》特種動物名單中刪除,不論其商業用途如何,都應移至《野生動物保護法》的名錄。     專傢們建議,建立食用動物的白名單。同時規定,在為各種商業目的養殖動物之前,從人類健康安全、動物福利及對環境的損害的角度出發,先行進行風險評估,重視留在《畜禽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目錄》裡的馴化物種的集約化養殖條件。     第一財經記者瞭解到,自4月8日開始公開征求以來,社會各界紛紛發表意見,不僅是相關政府部門、專傢學者,野生動物馴養繁育業者也紛紛上書,表達訴求。